恩加恩加 ~~~ 恩加招募義工,歡迎踴躍報名參加! 歡迎加入~~~ 電話: 02- 2309-1388 電子郵件: enjia@so-net.net.tw ~~~
恩加在做什麼?
─ 幹 ─

─ 幹 ─

八十五年一月十三日深夜, 我和他一起去旅行....... 他, 是一個孩子.

─ 幹 ─


八十五年一月十三日深夜, 我和他一起去旅行....... 

他, 是一個孩子. 

因為家庭和環境的不幸, 他從小就有流浪的經驗. 為了躲避丈夫宿醉後的拳腳相向, 為了保護孩子免於恐懼和受到牽累, 年輕的母親總是緊急指揮孩子先奪門逃命. 這樣的情景有時候發生在深夜, 有時候在天濛濛亮的清晨, 穿著單衣; 赤腳或夾著拖鞋的小男孩, 經歷了逃命時的每一條神經的疼痛與驚懼, 雖然痛, 外表仍保有簡單純稚的童顏; 然而在一再上演的逃亡過程後,他已經蛻變成一個別人眼中輟學. 逃家. 輾轉街頭流浪的 "街頭遊童" . 

他曾經帶著很酷的表情告訴我: 楊姐姐, 我是很有名的 XX 街老大. 

他, 未滿十二歲, 說話時口中吐著熱氣, 眼睛閃著精靈的光. 

那一夜已經超過十點三十分, 他看到基金會辦公室的窗口仍透著光, 他死命的用那單薄的身體連續衝撞著鐵門, 發出的聲響震撼了寧靜的巷道, 我從三樓飛奔而下打開門, 他小小的. 疲倦的身體並不結實, 看著陌生人的表情有幾分畏怯, 但仍奮力伸張他的勇氣. 

那一夜, 我們一起走出基金會, 時間已近十一點二十分. 他需要歇腳的地方但卻有家歸不得, 幾經商量, 我們決定一起去找他的--因為生活而需要晚上工作的親人. 

走在冷清的街頭, 我們一起等末班公車. 在車上, 他拒絕和我同坐. 在車上, 他因為想把餅乾的包裝紙塞入投幣口而引來司機的斥責, 他畢竟是個孩子,大人的斥責讓他也感受到害怕和不安, 他走向我, 並且說: 楊姐姐, 我想和妳一起坐. 

我們, 在黑暗中沉默地並肩坐著, 風從敞開的窗戶吹進來, 有點冷. 

過了橋, 我們下了車, 很晚了; 可是這裡卻人聲喧囂, 有老的男人拖著蹣跚的腳步, 張著佈滿皺紋和檳榔血腥的嘴; 有中年男人挺著肚子. 穿著拖鞋.咬著煙頭. 談話之中夾雜著很多的三字經; 穿紅戴綠. 花枝招展的女人正笑臉迎人....... 

~~ 很多男人; 很多女人; 很少孩子. 
在閃著曖昧霓虹燈的老舊房舍中, 我們穿梭其中, 他像熟悉門路的在地人,我則是充滿了驚奇與疑慮的陌生訪客, 路人偶而投以奇異的眼光..... 

在幽微的暗巷和嘈雜的店門口, 我們在每一個路口玩起" 猜方向" 的遊戲,我有如神助的"標準答案", 使他的眼光裏盡是充滿驚喜的崇拜, 我悄悄的告訴他: 謝謝你, 因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所以我懂得你眼睛裡想要告訴我的話. 

不知什麼時候, 他的小手悄悄塞在我的手禮, 在行進間更靠近我, 他高興時仍不忘脫口一句" 幹 ", 看到我微微蹙起的眉頭, 他在乎的說: 對不起, 不是罵妳. 並懊惱的敲敲自己的頭. 因為自責自己的健忘, 他仍不忘送自己一句: 幹, 我又忘記了. 

我們一起笑起來..... 

因為要保護他, 所以有關那一夜穿梭在暗巷的種種, 將只保存在我為他生命所準備的小盒子裡, 而我很想在此時此刻, 分享我對他的疼惜和感謝. 

~ 孩子, 我要說, 感謝你. 在黑暗中你全心信賴我, 你不設防的慷慨讓我有機會分享你生命的一個小片段, 但已足夠我思考許多關於愛和生命的方向. 

~ 孩子, 我要說, 讓你受苦了. 狹窄的樓梯間不是你的家, 貯物的紙箱不是你的家, 大人們尋歡的地方不是你的家, 街頭車站不是你的家, 徹夜嘈雜的電玩店不是你的家.... 

~ 孩子, 我要說, 你的家在那裡? 你流浪一夜的身體要在那裡歇息? 你, 不再回到學校裡和一些同年齡的小朋友一起學習了嗎? 你受傷的靈魂, 因此回不到原點的身體, 仍然要在僕僕風塵中打滾到何時? 

~ 孩子, 我要說, 是大人做的不好, 不是你的錯. 你被忽略的. 被剝奪的, 該如何需索償還? 你是有資格狠狠的唾罵--" 幹 ". 

~ 最後, 我要代替很多人說: 孩子, 對不起! 但真是要謝謝你. 

~ 1996.1.23 
為被放棄的孩子而寫 
台北 .楊靜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