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加恩加 ~~~ 恩加招募義工,歡迎踴躍報名參加! 歡迎加入~~~ 電話: 02- 2309-1388 電子郵件: enjia@so-net.net.tw ~~~
恩加在做什麼?
給孩子一個溫暖肩膀

給孩子一個溫暖肩膀

對貧困家庭多給予關懷、扶持, 讓他們感受到社會的愛, 或許就可以減少許多因貧窮而帶來的社會問題了 。

台灣錢淹腳目,這句話表示台灣生活富裕,有很多人追求名牌、時尚、開名貴的進口轎車。但在台灣的另一個角落,卻有許多家庭為了求三餐溫飽,必須耗費心力。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貧困讓他們覺得相當缺乏安全感,也讓他們的人生籠罩在一片黑暗色彩中。

赤子之心不分貧富

我在大學時就擔任義工,經常接觸許多貧困家庭的小孩,和這些小孩相處時,發現這些孩子雖然來自貧困家庭,但他們的赤子之心其實跟一般的孩子是一樣的,看到他們天真的臉孔,總會勾起我童年的回憶。我本身也是來自一個貧窮家庭,非常了解一個貧窮家庭的小孩比一般小孩更需要人陪伴、照顧、傾聽他們說話,與這些貧困孩子相處時,我除了陪伴並照顧他們外,同時也分析給他們聽窮困並不是什麼罪過或恥辱,以避免他們因 貧窮而使人生偏離了軌道

一般人總以收入的多寡來評論一個家庭是富有或貧窮。在台灣一個家庭會造成貧窮的原因有很多,例如:窮困是世代的,有不少家庭即使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擺脫貧窮的糾纏。還有天災人禍方面的因素,如一些家庭的一家之主突然發生意外身亡,使家裡頓失經濟來源。除了以上這兩個原因之外,職業類別及失業住往也是造成貧困的原因,大部分貧窮家庭的父母都是從事勞動方面的工作,這類工作收入不多且具危險性,同時常常會面臨失業。

探訪貧困家庭 

因為接觸而了解到貧窮家庭的需要,促使我後來創辦了一個以實際行動來幫助貧困家庭的機構 ─「恩加貧困家庭協會」透過各種管道去扶持貧困家庭。恩加貧困家庭協會剛成立時,為了讓社會人士知道這個組織是在做幫助貧困家庭的工作,我們行文給政府單位及各媒體,藉以廣泛宣傳這個組織。我們的工作是到各學校去照顧學校裡面窮困的孩子,或是在社區裡拜訪貧困家庭,了解他們的需要,盡量給予協助。不過,後來我們發現真正貧困的人,總是躲在社會陰暗的角落,他們需要我們去發現。我曾經到一個社區去拜訪一位貧困媽媽,跟她聊著聊著, 那位媽媽說,其實她覺得自己還不是最窮的,在巷子的轉彎處有一戶更窮的家庭,經由這位媽媽的引領,我們找到了那戶家庭,為他們提供經濟上的援助。

我所進行的街頭採訪服務,是到一些老舊國宅、低矮房舍或是偏遠地區尋找貧困家庭,了解他們的需要以提供協助。我們的服務項目包括提供金錢上的補助,來改善他們的家庭狀況。另外,我們也進行一項「街頭圖書館服務」,這個服務是針對一些行為偏差的孩子作長期觀察,透過這個方式來了解貧困家庭的實際需要是什麼、孩子在想些什麼、他們對生命有什麼渴望?有什麼夢想?在貧困的生活裡,曾受過什麼樣的剝奪或傷害等?有了這些瞭解我們才能適時地提供幫助。所以經濟補助和街頭服務的方式是很重要的一個了解和發現的工作。

在輔導案家時,有時候要進行一些比較深人的輔導,這時就要和他們建立一個良好關係。在輔導過程中,有時候會發現有些孩子需要更進一步的心理治療,這時便要馬上轉介適合的輔導單位,以避免小孩子在成長階段所受到的傷害影響到他以後的人生。

助孩子一臂之力

很多窮困家庭的房子坪數都很小,父母白天忙著工作,到深夜回來時,孩子都睡覺了,所以根本沒辦法看顧到小孩子的課業。我曾經有一次在深夜十一點多去拜訪一個案家,那戶人家的父母工作還每回來,家裡的六、七個小孩都還在公園及其他場所玩,在這樣的家庭管教方式下,孩子怎麼能唸好書呢?因此我們成立了一個課業輔導小組,讓這些孩子有適當的場所可以做功課。如果在孩子的成長階段疏於管教,他們便很容易輟學,並學會逃家、遊盪、結交損友,然後開始偷竊,最後就會被送上法院或是到輔育院去,這是一個問題青少年的循環軌跡。我也 曾陪伴過幾個觸犯法律的青少年到法院去聽審,法官問他們如果有機會重來,他們是否願意時,他們都答說「願意」。可是如果生活沒有改善、大人態度沒有調整,家庭、學校或是社會上其他資源沒有及時伸出援手,這些孩子最後還是會走回同樣的路。

我也曾遇到一個家庭,大人為了生計常常不在家,沒有辦法照顧他們的孩子,在一個傍晚我去拜訪這個家庭,發現這戶家庭的小朋友全都穿上制服,我問他們要去那裡,小朋友說每次洗完澡後就把制服穿好,因為爸爸媽媽第二天凌晨就要去工作了,沒有時間幫他們穿衣服,所以都規定他們晚上就要穿好。我問他們這樣穿著制服睡覺會舒服嗎?有一個小朋友回答說:「舒服啊!」可是大一點的小朋友卻說「才怪呢!」可想而知應該是極不舒服的,這是貧困家庭的悲歌。我常去探訪一些單親家庭的小朋友,他們都會跟我說:「楊姊姊你跟我媽媽長得很像。� v可想而知他們都很渴望母愛,可是他們的媽媽卻在他們年幼時就離開了,爸爸則要外出工作,所以這些孩子都在缺乏母愛的環境下成長。看到這群孩子,不禁會對他們的遭遇感到難過,很想伸出援手來扶他們一把,但我們的能力有限,無法照顧到每一個孩子,導致許多孩子走上歧途,而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陷下去,無可奈何。

雖然我們的能力有限,但援助工作卻是刻不容緩的事,因為小孩子是無辜的,我們無法改變自己出生的命運,如果不幸誕生於破碎的家庭,就必須有人適時的扶他們一把,輔導他們,引領他們走向健康的人生。我曾聽一個孩子親口對我說:「如果在我的成長過程中,能有一個人在我的身邊,給我指點迷津,或許我會活得比今天更好。」還有一個生長在暴力家庭的孩子說,他不知� D為什麼出了家門之後就很想打人,其實他會用暴力去對待別人是出自於一種發洩的心理。也有不少生活在貧困家庭的孩子,會想盡辦法讓自己逃離貧窮家庭,例如有一個貧窮家庭的少女交了男朋友也已論及婚嫁了,她跟她的母親說結婚時不能從家裡出嫁,因為她們居住在一個低收入的地區。由於這件事,母女倆起了很大的衝突,因為母親認為好不容易把孩子養大,孩子卻看不起她。

改變社會價值觀

將心比心,我們都能體會這些孩子的心情。如果整個社會對貧窮問題沒有一套很好的解決辦法,而光是要窮人不要自卑或勸一般人不要用異樣眼光去看待他們,那麼因貧困而起的社會問題仍是會層出不窮。我曾陪一些拾荒者或教育程度低的家庭成員們出去,都可以感覺到別人投來的異樣眼光。有一次搭公車時,有一位流浪漢上車,那個人身上很臭,他站在我旁邊,我當時的第一 個感覺是非站起來不可,因為快吐了。可是事後我自問,我此舉明顯的是告訴對方我是多麼排斥他、沒有辦法接納他。我們的眼光常常有意無意的傷害到窮人的自尊心,導致他們覺得自卑,抬不起頭來。

由於恩加貧困家庭協會不是隸屬於政府的一個單位,因此在進行上述服務工作時,不會執行很多強制的工作,相反的,我們主要是和這些窮困的人建立友誼,與他們一起面對困境。在與他們建立友誼的過程中,我們就面對很大的挑戰,因為窮困的人自尊心都很強,他們常常說不需要被救濟或同情,導致恩加貧困家庭協會後來在服務精神與理念上,都盡量不從救濟或同情的角度為出發點來面對窮困人家的問題,而是以了解和尊敬來肯定他們的努力。因為窮困家庭雖然經濟狀況不好,但不代表他們不夠努力,而是有時候受限於個人的成長背景或人生經驗� A無法提供很充裕的物質給他們的家庭。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去鼓舞他們,讓他們可以重新開始、重新學習。

這些年來在恩加貧困家庭協會工作使我有機會直接接觸到社會最需要扶助的一群人,和他們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對貧困家庭多給予關懷、扶持,讓他們感受到社會的愛,或許就可以減少許多因貧窮而帶來的社會問題了。

 

(作者為台北市恩加貧困家庭協會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