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加恩加 ~~~ 恩加招募義工,歡迎踴躍報名參加! 歡迎加入~~~ 電話: 02- 2309-1388 電子郵件: enjia@so-net.net.tw ~~~
恩加在做什麼?
關懷貧童 永不放棄

關懷貧童 永不放棄

每逢周末,楊靜齡就跟一群工作夥伴載著故事書和團體活動的道具,到台北的老舊社區和中低收入家庭聚集的平價住宅,找個廟口、大樹或鐵棚下卸貨,然後一陣敲鑼打鼓。

關懷貧童 永不放棄

楊靜齡 以過來人心情投入服務

 

每逢周末,楊靜齡就跟一群工作夥伴載著故事書和團體活動的道具,到台北的老舊社區和中低收入家庭聚集的平價住宅,找個廟口、大樹或鐵棚下卸貨,然後一陣敲鑼打鼓。

 

「來看故事書哦!」「來玩遊戲哦!」一面親切的邀請,一面就地取材敲著餅乾桶,他們使勁兒地吆喝著。

 

「你們是來傳教還是來賣書?」圍觀的人問。聽說是要陪這兒的孩子看書,大人們猛搖頭:「這群野孩子,沒用的啦!」

 

很多人不看好,很多人覺得他們白費力氣,但十個寒暑過去,楊靜齡和夥伴不曾中斷。

 

「貧窮不是罪惡,如果你看到貧困家庭出來的孩子,一切行為都讓你咬牙切齒,請記住,這並不全是他的錯,有太多環境因素雪上加霜造就了一切,所以,別這麼快就放棄他。」楊靜齡的語重心長,道出了她的十年堅持。

 

十年前,楊靜齡在仁甫社會福利基金會任職,開始投入貧家的服務,後來基金會決定轉型,她卻放不下手邊的案家,便與夥伴一同設立了「恩加貧困家庭協會」。除了經濟補助,更站在第一線,直接與貧窮的家庭在一起,每個周末假日的「街頭圖書館」,就是主動親近邊緣兒童的方式。

 

認識了這些孩子、接觸到他們的家庭,更了解很多困難並非捐錢就能解決。貧窮與匱乏常常讓困境如滾雪球,為了生計奔波,父母沒空也沒心情去上父母成長班,親子之間的親密感很難建立,等大人發現小孩逃學、偷錢、打人、被抓到警察局,先是措手不及,壓根兒沒想到孩子會「壞」得這麼快,不多久,就漸漸束手無策。

 

孩子其實是敏感的,楊靜齡說,如果他們感覺到爸媽、老師,周圍所有的人都想放棄他,他當然也會自暴自棄。

 

「所以我更要讓他們知道,不論他們做了什麼事,處在什麼樣的環境,我們絕不放棄你!」很多恩加的孩子,義工是從他們小小孩一路陪伴到大專,才安心放手。

 

她說,在孩子快要被底層的漩渦吞噬前,只要有人願意陪他、鼓勵他,至少不會讓他們沈得太快。恩加的辦公室裡,經常有孩子來來往往,義工陪著孩子上下學、做功課;也不時有婦女來找社工員,心酸地訴說著丈夫的暴力、孩子的不爭氣,想逃家,卻無處可去也放心不下的無奈。

 

「她們常說,有個地方可以講講真好!」要做到陪伴與接納,就必須不抱任何價值判斷,真心接受他們。

 

楊靜齡說,她經常在路上「撿」到孩子,有些小孩在路上遊盪,她幾乎兩三眼就能確定他正在「離家中」或「蹺課中」。看著他,給他一個微笑,說聲「你還好嗎?」兩人就完成了第一類接觸。

 

問起孩子為何離家,原因常常很牽強, 「但我們從不論斷他說的是真是假,一定試著相信他,不過絕不盲目幫助他,一定仔細辨別。」有時孩子說他需要錢,為了得到信任,他們會找些理由,譬如說要搭車去找親人,偶爾還未經同意,伸手就拿走協會裡的東西。

 

她不責怪孩子,只提醒他,如果以後想常常來恩加,就要學習做個讓人信賴的人。「我們不會輕易給孩子錢,他說沒錢坐車,就帶他去車站,替他買好車票,送他去他說的親人住處。曾經有個這樣的孩子,分手前,我對他說,不管以後看不看得到你,楊姐姐都好牽掛你,沒經過別人的同意就拿走他的東西,是會犯罪的,即使只是幾塊錢。以後想伸手拿錢的時候,一定要忍得住。」

孩子執拗的表情柔軟了,指著自己的腦袋對她說:「這裡知道」,再又指指心:「可是這裡忍不住......」

 

修正行為確實不容易,但肯開始,就有希望。她常鼓勵孩子寫日記,孩子有任何進步,都不吝讚美。

 

有一次,一個孩子在日記裡寫,今天有個人在車上瞪我,我很生氣,但沒罵髒話喔,還對他微笑了一下, 「我對他說,你今天真的好棒,他還有點靦腆。窮人家的孩子往往不太習慣接受稱讚,因為機會太少了。有人說他好,他會很開心,也很珍惜。」

 

所以相較起來,窮人的努力更值得肯定,因為「力爭上游」對他們而言,是何等不易又需要勇氣,才能對抗被貧窮拉扯著往下沈淪的墜力。

 

同樣出身貧困,自己的大姐放棄學業,只為讓八個弟妹能就學,窮困家庭的無力與辛苦,她充分體會。十年的投入,孩子與案家都成了朋友,承諾過朋友絕不會放棄他們,工作夥伴又如此前仆後繼全力以赴,楊靜齡說,她當然要堅持,當然要執著,即使這條路,確實不輕鬆。

 

民生報記者 翟敬宜 89/11/28

摘自民生報八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D8版